催眠是个教育过程 (一)


催眠是个教育过程 (一)

「催眠引导是个教育过程」,这是我个人理解催眠的一个方式,让我在帮人作催眠引导时得力不少。

说起来这几年才比较有这个概念。以前卯起来就操作各种技巧,从渐进式放鬆到比较炫的快速催眠技巧,但越来越发现,重点还是要放在个案身上,沟通观念、啟发动机,引动意愿,比起任何技巧来都要来得重要。

这回应了一个基本观念,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。我相信仍然有方法让非自愿的个案进入催眠状态,不过这裡先讨论助人的、教育的、辅导諮商的催眠领域。

以我带的一个两天催眠工作坊来说好了,那是个由学生辅导中心举办,给教职员参加的校内进修课程。当我看到名单上有教授、副教授、电算中心和理工学院的技工技正以及医院的医师时,心裡不自觉地浮现「这班难搞啊!」

虽然是个颇限制的信念,但是有时候一群有知识、长於学术研究和分析批判精神的人混在一起,要进入催眠状态是要花些时间的。

果然一开始的团体体验,大约一半的人进入,另一半则很好奇的观望,并且逐一分析我带领的每一段引导词…确实学催眠不要太努力。确实,意识心越作用,无意识的心智就越不显现。

后来我就用这个概念,说「等下各位可以选择让自己进入某种放鬆的、意识还在但或许是一种清明的、或深沉的的状态。『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』,等下不是由我来催眠各位,而是由我邀您自行进入,以一些催眠学上证实有效的步骤,让您逐步地体验。」

然后将他们分成两组,一组体验者,另一组观察者,排成两排面对面的位置。以大卫艾尔曼 Dave Elman 的引导法团体带领体验组。

我说「您有心想要体验催眠状态吗?可以举个小手让我看看?」
「谢谢,您相信『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』吗?你有完全的主控权,我无法催眠你当你不想的时候,理解这个概念吗?」
「好。您可以选择一个观察的,甚至是分析评断的位置;也可以选择一个放鬆的,好玩的、融入想像以及放掉自己 头脑随裡头去的态度,可以吗?选择在你。」

然后开始用 Elman 程序的第一步骤,首先是眼皮张不开。
「放鬆你眼眶周围的肌肉,让自己到达那麼的放鬆,鬆到眼皮要张张不开』,然后测试,三分之二的人睁不开,三分之一 的人一下子就睁开了。我跟他们相视而笑『很好,有些人证明自己可以张开,当然您有完全的主控权,而同时我们来练习让自己放鬆到眼皮完全鬆弛……,再次闭 上,这次让自己加倍的放鬆,让自己到达那个程度甚至超越,使得眼皮无法睁开的那样的放鬆……,我知道你完全可以抗拒,但那是你在这裡的目的吗?很好,想像著眼睛黏著舒服的眼药胶水』再次测试,只剩下一个人张开眼睛,他看到我对他微笑,也看到旁边的人努力皱著眉头睁不开眼睛……
『恩,这不是我们要练习的目 的,……』

这是一个诡计,那位头脑很大的学员慌了,在第三次他就进入了眼睛睁不开的状态了。

待续。。。【请看催眠是个教育过程 (二)】

新加坡催眠普及讲座:
点击此处-新加坡催眠讲座-前50位免费
于诚贤facebook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yuchengxian
于诚贤微信:aaronyu6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