催眠是个教育过程 (二)

催眠是个教育过程 (二)

续《催眠是个教育过程 (一)》

换第二组进行就顺利多了,因為他们看到前一组睁不开眼睛的样子,那是个很好的说服。一样是透过这种反覆训练和教育的过程。
一位教授当他最后回来时眼睛仍然睁不开,他一边挣扎他闭著的眼睛喊著『现在我真的相信我进入了催眠!好奇怪我意识很清醒但為何眼睛就是张不开?』而我说「好,当你听到我弹指头时,眼睛就会自动张开,感觉很明亮,精神很好。』噠~!他眼睛张开了。 他顺利地让自己体验并且学到了进入催眠的解离状态(意识清醒但动不了被暗示的部份小肌肉)。他这现象也就是 Elman 界定的催眠:避开了批判机制,进入了选择性的思考。

 这就是我所谓的教育过程,催眠师并没有魔法,透过观念的沟通以及动机意愿的釐清和激发,让个案自己掌握他自己,我们只需要遵循著程序,有弹性地回应个案目前走的路径……,换句话说,进不了催眠,是他自己的责任。这概念有时候很能应对来闹场的人,我没有能力催眠你,除非你愿意让自己进入。进入催眠与否不再是催眠师的考验,而是被催眠者的意愿和放鬆度,或放开自我坚持度的问题。

事实上,Dave Elman 所设计的这四个程序,每阶段都有「催眠说服者」,透过眼睛张不开(小肌肉控制)、手臂抬不起来或僵直放不下去(大肌肉控制)、数字遗忘(心智──意识心的放鬆放空),来让个案逐层地进入更深更鬆的状态。某个阶段无法达成,就代表教育过程仍未完成。「催眠者还没有让个案『学会』让自己放鬆到那个层次」。这样的方式,往往让学员在一次最多两次催眠的练习中,也『学会』了自我催眠。

如果用这样的观点来理解催眠引导,那麼要把个案带入催眠状态很难不成功(事实上当个案有意愿求助於你的时候大概都没问题了),而有些好奇的,想来看看的,不想花钱的,或是脑袋裡头装了一堆知识概念或是对催眠有刻板印象的,只要引入这「教育过程」的概念,大都能有助益。

 而若以这样的「教育过程」的概念,那麼催眠诱导和深化法的例子就不胜枚举。像是甩手下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有次就教学员纯粹用这种方法来做诱导和深化──不断地丢个案的手臂掉到他的腿上,让他不断地放鬆更放鬆,直到进入够深度的可以工作的阶段。

三次握手法也是个很好的例子。重点在於之前的说明:「我将握你的手三次。第一次握的时候,你的眼睛将会越来越疲倦,很想睡觉,想要闭上…… 让它发生;第二次我握你的手的时候,你的眼睛就想闭起来,让它闭起来……,让它发生;第三次……。瞭解吗?等待个案点头,同时侦测他的表情讯息,得到同意、有意愿并且信服的讯号。你要它发生,同时也看它发生。』好了,或许有人会说,万一他不同意或是故意搞鬼怎麼办?那就回到最开始的前置会谈,那更是「教育工作」要进行的地方——沟通观念、确认意愿。

三次呼吸法也可以用类似的概念来理解。当你让个案每次呼吸时,都要去鼓励和强化他的放鬆度,「好,很好,更深」这种鼓励也可以是非语言的讯息像是眼神讚许 或是你同步放鬆的肢体。当他三次呼吸完还没有足够放鬆怎麼办?「很好,是不是发现你比之前更放鬆了?就是这样。你做得很好。再来三次的呼吸,你会发现你比 刚才更放鬆加倍。开始。」十足的训练过程,不是吗?让他「练习」到能让自己进入你认為足够的深度,然后开始工作。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对一个有心想要体验催眠 进入催眠的人,恶整他三十分鐘。

教育、训练也可以是非口语的。像是手臂漂浮技巧,催眠者用自己的手很慢地、轻轻地,配合著对方的呼吸(吸气时),撑扶起个案的手臂。让个案的身体(那隻手臂)学会了自己漂浮在空中。

新加坡催眠普及讲座:
点击此处-新加坡催眠讲座-前50位免费
于诚贤facebook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yuchengxian
于诚贤微信:aaronyu6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